1. 币快讯首页
  2. 资讯

中新峰会 | 圆桌论坛:Web 3.0时代,如何解决数据隐私和商业的矛盾?

中新峰会 | 圆桌论坛:Web 3.0时代,如何解决数据隐私和商业的矛盾?7月4日,由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及巴比特联合发起的“2020中新区块链高峰领袖论坛”正式举行。本次峰会邀请了数十位来自中国和新加坡的区块链专家,在云端与大家分享最新的行业观点。另外,还设置了包括Web3.0、DeFi、投资、监管等在内的八大重磅议题,邀请行业领军人物在线对话。

上午举行了题为“中新对话:我们为什么需要Web 3.0-数据、隐私和商业”的圆桌论坛,圆桌嘉宾包括Andras Kristof(Akomba Labs Pte Ltd创始人)、Ernie Teo(新加坡区块链协会副主席、Decodo联合创始人)、Paul Schulte(Schulte Research创始人兼编辑)、黄赛杰(HashKey Me智能钱包/数字身份项目负责人)、刘怿斯(Dimension首席技术官)、Bette Chen(Acala首席运营官),由Web 3.0基金会中国区经理王琴文担任主持人。

精彩观点:

Bette Chen:Web 3.0的真正的目的是为数字经济建立一个更好的基础设施。

Paul Schulte:中国和美国在数据管理上并没有太大区别。

Ernie Teo:现阶段新加坡仍然是围绕加密货币及其监管展开,而不是围绕区块链上的数据和数据系统。

Andras Kristof:Web3.0的重要性在于其问责制度,这是其他技术无法提供的。

怿斯:数据隐私和传统观念行业是相悖的。

中新峰会 | 圆桌论坛:Web 3.0时代,如何解决数据隐私和商业的矛盾?

以下为圆桌内容精选,直播链接:http://suo.im/6qumGS

王琴文:请各位先做个自我介绍,讲讲自己在Web3.0领域所做的事情,还有我们为什么需要 Web3.0。

Bette Chen:我是Acala Network和Laminar的联合创始人,这两个项目都是基于Polkadot生态系统构建的。Web 3.0 的真正的目的不是去中心化,而是为数字经济建立一个更好的基础设施,让数字经济中蕴涵着更多的信任,这也是Gavin博士对Web 3.0基金会提出的要求。除此之外,我认为,我们正朝着不需要第三方参与套利或仲裁的方向前进。尤其是在Acala在金融领域,我们建立了金融基础设施来实现这一目标,可以把我们理解成经济特区。或从技术上说,我们是Polkadot中的DeFi投手,是多链式的生态系统。

Paul Schulte:我们是一家研究公司,研究金融和保险技术等方面。在美国,很大程度上,数据(隐私)几乎在方方面面都遭到彻底的破环,既是为了谷歌 Facebook的利益,也是为了美国政府的利益。中国也是类似的情况,但我认为在中国,人们不会幻想自己的信息和数据只有自己知道,而在美国会有一种奇怪的错觉,那就是政府不会掌控你的数据。关于Web1.0、2.0、3.0的讨论,应当多说一些实话少谈一些空想。我说这些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现在的情况,因为我并没有发现,美国和中国在数据管理上有太大的区别。

Ernie Teo:我是Dedoco的联合创始人,Dedoco是一家新加坡公司,运用去中心化账本技术和应用来研究商业流程层的东西。相对于金融,我们更注重商业文档和流程方面。我认为,这在数据上带来了不同层面的安全和隐私问题,不是在个人数据层面上的问题,而是关于敏感商业信息的问题。我们相信,去中心化或Web3.0会带来一个新时代。在这里,各商业伙伴之间可以共享数据、建立信任及其它正在研究的应用。我还是是新加坡区块链协会的副主席,致力于和我们的会员和大众一起支持我们的应用,同时提供区块链以及相关技术的普及教育。

Andras Kristof:我住在新加坡,是一名区块链技术专家,我很早就在区块链技术领域工作了。在这个领域有几家公司和项目,我们于2013年初部署了第一个区块链,即新加坡的比特币ATM机,后来基于Ripple构建了一个资产管理系统,之后开始在以太坊上工作。现在我正在做skill tree,是一个网络教育平台,使用区块链技术颁发证书和进行考试。Web3.0为何重要?我认为可以用一个词概括–问责制度。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提供的问责制度是其他现有技术所不能提供的。它是一个实现问责制度的工具,但如果应用得当,这种技术可以提供最终版的问责制度,而我认为这是将其与其他任何现有技术进行比较时唯一的区别因素。

怿斯:我来自Dimension,我们正在开发两个产品,一个是Maskbook,是浏览器扩展插件,可以让用户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建立一个端对端的加密帖子,这样用户就可以知道谁能够真正发布内容;另一个是手机应用程序 叫做Tessercube,这是一种手机输入方式,让用户可以在任何即时信息应用程序当中直接加密他们的消息。我们相信,这些工具和Web3.0可以进一步帮助人保护好他们自己的隐私,也希望这些大平台最终能够珍惜、保护用户的数据和隐私。

赛杰:我是HahsKey Me的项目负责人。HashKey Me是知名数字资产平台HashKey Hub孵化的项目,HashKey Me是一个创新的自主身份框架。关于Web3.0,我们希望解决数据隐私、数据可用性和数据访问的问题。隐私制造是Web3.0中的一个关键因素,也是支持自我主权的一个基础性技术,我们努力把数据泄露降到最低程度,运用身份框架让数据富有价值。另一个问题是处理数据的可用性,隐私保护有时候会阻止我们使用数据,从而很难对交互进行数据分析,我们正在努力让数据实现可用的同时,运用加密解决方案让数据得到很好的保护。总的来说,我们正在努力让数据得到很好的保护,并能够被用来满足用户意愿。

王琴文:Bette,Acala在解决稳定币的问题的过程中,有发现什么困难?有什么确切的需求是我们区块链未能满足,但又是市场需要的?

Bette Chen:我们在新兴领域工作时,经常会伪造需求。你做了一些很酷的技术,以为是市场迫切需要的,但是你经常会被现实打击,用户经常会对你说,我们为什么需要它?这是拿来干嘛的?所以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与单纯的技术驱动相比,一些与金钱(或货币)相关的激励措施可以让市场变得更高效。比如公钥和私钥基础设施,在比特币诞生后变成了热门的公众话题。

就金融中的数据主权而言,我认为,你不再需要信任第三方来进行不管是简单的货币交易,还是运用更为复杂的金融工具,运用多种交易工具来做在商业世界中你应该做的任何事。我们现在在各个孤立的区块链上,比如以太坊。但是我们看到新一代的各种区块链包括Polkadot,可以连接这些孤岛。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做生意,比如跨境生意。打个比方,如果我是一个公司老板,我需要一些运营资本来开展新业务。你会去一家商业银行获取信贷额度,我甚至会感激银行获取我所有的信息、检查信用记录等。

但是现在你可以到像Acala这样以区块链为基础的金融平台,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银行,你可以抵押有价值的资产。当然,你抵押的是加密货币,例如比特币,作为担保,接着贷出美元,你可以自行监控你想要的所有流程,比如资金流向。在这个平台上,你不需要自己亲自操作,只需让你的虚拟助手(VA)去监控利率和比特币价格,在价格合适时设置自动还款或者借款。

如果我从事跨境贸易,需要外汇,需要保证金交易来对冲风险。在过去,你需要打电话给你的银行负责人或外汇经纪人,然后开通外汇账户,存钱进去才能做到。我们经常故意忽略一个事实,当我们把钱存进账户时,我们就不再拥有这些钱了,我们实际上也不拥有我们开立的保证金头寸。

王琴文:怿斯,Maskbook 在迎合市场需求方面有哪些经验?在隐私领域有什么突破?

怿斯:我认为,隐私与传统商业有些相悖,像一些大公司会使用用户的数据和隐私去赚钱,而不是保护它们,比如最臭名昭著的Facebook剑桥分析丑闻。所以,Maskbook的任务是为用户提供工具,我们不会强迫用户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我们的工具,而是提供一个选择,帮助他们进一步掌控自己的数据。

只有用户自己可以访问,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私钥,但平台没有。近几年,大公司要么存在数据泄露,要么是数据滥用的问题,例如中国的滴滴、京东,2018年 存在差别定价的问题,在过去很多公司都这样做。我们相信,这个需求会随着这些公司的推波助澜而增加,到那时,我们会成为一个中心,至少对于拥有自己加密数据的用户来说是这样,而对这类数据有需求的公司,会来找我们提出请求,看我们的用户是否愿意出售他们的数据。

我认为,未来的互联网不应仅与区块链有关,我们扮演着传统互联网和区块链世界之间的桥梁角色,希望未来区块链可以轻松融入我们的生活。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已经和MakerDAO合作,大家就可以使用我们的浏览器扩展插件来直接发送软件包,甚至可以在推特上发送现有的ERC20代币。

王琴文:赛杰,说一说你在应用隐私解决方案时所遇到的困难。

赛杰 :对我们来说,困难在于如何在在生产环境中得以实现基于加密货币的隐私方法,例如我们设计了一个基于ECDC的数据和身份恢复方法,但是多方之间的交互成本呈指数增长,因此难以扩展。我们尝试通过优化通信模块,来解决这个问题,在我们新机制的设计中,用户无需花费很长时间,即可完成他们的请求和响应。

我们的另一个挑战是广泛自适应,我们希望将不同的签名算法或曲线分成关键部分,以实现智能或社交恢复,然而对于像ECDSA的某些曲线来说,解决方案的实施效果不佳。实际上是基于Polkadot或Substrate的使用,所以我们决定对此进行研究,并为这个生态系统提供智能身份的恢复解决方案。

其中一个我们试图解决的问题是个人隐私保护,信息总是以复制的方式传递,而不是像货币那样流动着传递,尤其是在一个认证系统中更是如此。我们应该收集所有凭证给其他人,然后他们就有了我们的数据副本密码学解决方案,例如零知识证明。

在我们的方法中,提供了一组实用的隐私保护功能,可以在具有不同隐私级别的不同情况下使用通过我们的去中心化身份框架,人们可以很方便地连接到区块链世界,管理自己的身份和资产,公司数据的自主权可以很好地保护他们的隐私。

琴文:Paul,你认为,监管如何在不损害数据所有权的情况下发挥其作用?政府可能需要以某种方式在Web3.0领域进行监管吗?

Paul Schulte:我认为,中美之间包括贸易战等,实际上都与5G有关,与5G数据的使用有关。中国在5G方面已经走在了前头,中国把5G应用于很多不同得了英语,比如健康医疗、无人驾驶等。

最先掌握了5G技术,就像最先掌握了4G的那些人一样。最先掌握4G技术的是像优步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如果你拥有了4G,那你就拥有了网络。中国现在在大力发展5G,而美国不喜欢那样,所以我认为其中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是,例如区块链和5G将会以什么方式,在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中扮演重要角色。

我认为。区块链就像其他任何事物一样,需要规模经济才能发挥作用,但是规模经济是由垄断和企业联盟现象带来的。央行就是垄断,这违背了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世界的本质,加密货币世界是关于去除寡头、关于个人、关于去信任化、关于交易的。所以我认为,我们正处在一个需要我们关注发生了什么的世界。

王琴文:Andras,你怎么看?

Andras Kristof:我认为,监管和政府的介入很重要,但是如何进行监管以及监管什么也很重要。我想到之前提到的一个问题,强调了恶意内容、恐怖主义、国家安全等问题,这些已经有专门的司法体系进行监管。监管应该是像Paul所说的那样,让所有人在一个完善的监管环境中聚到一起,但不要监管所有的数据。不要让这个新行业在过度监管中消亡。

王琴文:Ernie,新加坡区块链协会正在做什么事情?你对新加坡在这个领域的合规性和法律框架有什么看法?

Ernie Teo:很遗憾,在我看来,现阶段新加坡仍然是围绕加密货币及其监管展开,而不是围绕区块链上的数据和数据系统。政府真的需要对这项技术有更深的了解,以便了解如何对它进行监管,并对此提出正确的意见。所以,我们都在谈论创建一种有自主权的网络,但是,所有企业和人都属于主权国家,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

我们发现,如果政府一直表示他们对这类事情毫无看法,那我们的想法也很难得到采用。通常企业会说,除非政府表示可以,否则他们不会采用,所以政府确实需要对这方面加以重视。他们需要对去中心化背后的意识形态有所重视,把数据放到去中心化网络中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现在很多政府会认为,去中心化是一个实体,所以他们必须保护这个网络中的个人数据。但是你知道在业内,我们把它看作自我主权,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数据,所以这样,网络不像个人要对这些数据承担责任,但我认为在这之中监管仍然存在像一个遗留问题。

现在我相信政府,确实需要在这方面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并好好考虑如何重塑监管,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彻底地推动技术变革。当然,在这个领域呼声最高的是加密货币,现在很多监管机构都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新加坡区块链协会一直在倡导商业用例和企业用例,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倡导,希望在这个领域,能让政府更多地参与进来。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李小平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币快讯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kuaixun.com.cn/18217.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