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币快讯首页
  2. 资讯

以太坊是协议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

以太坊是协议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撰文: David Hoffman,POV Crypto 主持人兼 RealT 首席运营官
编译:詹涓

该文首发在聚焦于开放金融的英文付费电子杂志「Bankless」。Bankless 与链闻联合发布该文章的中文版本, Bankless 的订阅地址为:bankless.substack.com

以太坊是一个在货币和金融领域的全球公共物品平台。

协议下沉理论说明了应用如何从金融实验变成不可阻挡的全球金融平台,而被所有人使用。使用一个应用的人越多,它在协议中就下沉得越深,协议下沉底部收集的东西越多,以太坊的引力就越强。

协议下沉

协议下沉理论为加密系统在成熟时如何表现提供了一个模型。

理论指出,一个协议越是能去信任、免许可、越是能可信地保持中立,它就越能扩展到一个全球平台,从而吸收更多的资本。提供构建平台的协议会变得「密集」,并因在其上构建的人和公司的集体重量而落到协议下沉的底部。

像 Uniswap、Compound 和 Maker 这样的 Web3  协议将通过消除攻击载体并获得抗脆弱性而长期生存下来,这将使得它们突破 Web2 应用已经达到的使用规模的限制。

两个关键特性能够预测协议在协议下沉中的位置:效用 和攻击面。

效用

协议的效用是指协议给用户带来的价值,以及催生出的采用和利用协议的动机。协议的效用在于它产生的将资金或资产存入其合约的动力。沉淀到应用中的资产总价值(想想「锁定在 DeFi 中的价值」) 。对于带有代币的协议,效用可以通过代币市值或存入其合约的总价值来衡量。

攻击面

协议的攻击面是协议捕获、胁迫、破坏和利用的弱点或抵抗能力。如果一个协议具有较大的攻击面,它可能会被捕获、胁迫或利用,以使某些人受益,并导致其他人蒙受损失,从而使协议的可信中立性失效。攻击面的消除减少了协议偏向某一组个体而不是其他所有人的可能。如果一个协议的攻击面最小,那么这个协议就是去信任,免许可,可信中立的。这些特质使它能够扩展到最大数量的用户。这增加了协议从更广泛的用户群接收更多存款的可能性,从而影响其权重。

协议密度

要发现以太坊上协议或应用的预计密度,只需将协议的效用 (它的有用程度) 除以它的攻击面 (捕获它的容易程度) 。那些非常有用且不能被捕获的内容将会被置于协议下沉的底部。密集的协议沉在底部。

Web2 中的密度限制

我们已经从 YouTube、Twitter、Facebook 等大型 Web2 平台上看到了协议下沉的早期迹象,几乎所有的公司和企业都在这些平台上建立了自己的主页。

更进一步说,像 iOS App Store 和 Android Play Store 这样的平台都位于协议下沉的更深层,因为很多公司都在这些平台上开发自己的产品。像谷歌 (Google) 、亚马逊 (Amazon) 、苹果 (Apple) 、Facebook 或 Twitter 这样的 Web 2 巨头都在协议下沉中。

这些公司之所以能获得如此高的估值,是因为它们为其他公司搭建了平台。企业、个人、非营利组织、社会组织都可以免费注册和使用他们的服务,Web2 平台成为了每个人都在使用的全球基础设施。这些公司通过大量实用的产品创建了一个全球平台,并在规模上取得了成功,同时对用户在他们的平台上能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也采取了相对无为而治的态度。

Web2 的运动说明了协议下沉理论所预测的相同结果的存在。像 Instagram、Facebook、Twitter、YouTube 和 Medium 这样的全球性、非竞争、非排他性的平台,它们既从免费用户生成的内容中积累了强大的密度,同时又拥有向尽可能广泛的受众扩展的能力,因此已经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采用和增长。然而,作为一家营利性公司的产品,这些平台的规模终究还要要受到国家监管机构的限制。公司需要从广告主那里获得收入,也要尽可能地从用户身上榨取收益,这导致三方之间存在着内在的错位,同时还要面对规模上的限制。

Web2 运动建立在 Web1 层的高度密集的协议之上:TCP/IP、HTTP、FTP 是世界上构建 / 发现的最密集的协议,它们代表协议下沉的最底层。我们很少谈论这些,因为我们很少看到它们,而且与 Web3 协议不同,它们不是可以投资或获利的东西。它们具有完全可信的中立。

Web3 协议是在以太坊上创建的应用,它应该努力达到与 Web1 协议同等级别的可信中立性。

Twitter、Facebook、Youtube 都是免费的全球服务,它们为世界提供了很多价值,但说到底它们都是一家公司的私有财产。这些产品对特定人群的利益高于其他所有人,并使用户受到影响和胁迫。随着这些平台的成熟,人们开始谈论它们的垄断地位和它们的偏见性。事实证明,这些平台内容需要人类来监控,而人们的主观性限制了它们的中立性,使它们无法成为一种公正的协议。此外,作为中心化的公司,它们必须受制于民族国家政府的规章制度。

这些平台可以免费注册并进入,并能提供一定的价值,这使得这些平台非常有用,但是一个中心化、盈利性公司的存在限制了这些平台的扩展范围,或者说限制了它们所拥有的自由。

无论这些公司提供多少效用,都不足以让它们沉入协议下沉的底部。要想深入进入协议下沉,就不能满足于做一家服从政府监管和人类主观愿望的盈利性公司。这些平台上存在的偏见、信任和许可都是最致命的弱点,会令运营商腹背中箭。为了更深入地进入协议下沉,你只能是一个自我调整的全球协议,不需要中心运营商来维护系统。协议必须是自主的。

协议下沉理论的预测

协议下沉理论的核心预测是,为了向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中心化的企业和公司将自由地建立在去信任、免许可、无偏见的协议之上。

因此,在协议下沉中,加密经济协议注定要落在中心化公司之下。简单的博弈论表明,像加密货币银行这样的中心化公司 (如 Coinbase 和 Gemini) 将利用其底层的去中心化协议的力量,以提升其对客户的价值。

任何加密银行都可以通过让用户获得 Dai 储蓄利率(DSR) 来改善其产品和服务。账户中有 DAI 的客户可以一键获得 DSR 提供的年利率 (APR) 。虽然加密银行是在内部间竞争,但没有一家银行与 DSR 竞争,也没有一家银行因为利用 DSR 而出现什么损失。虽然 Coinbase 和Gemini 是竞争对手,但使用 DSR 不是。这使得 DSR 可以扩展到任何选择使用它的金融机构或个人。你可以为以太坊上的任何协议或应用重复这种相同的模式,比如 Maker、Compound、PoolTogether、Augur等。

全球公共物品 (GPGs) 是在协议下沉底部发现的东西。

那些消除了信任、偏见和许可的有用协议将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公司、企业、银行和个人利用。全球公共物品不响应 (甚至不承认) 民族国家的法规。在全球范围内,空气、水、知识和互联网协议都是一样的,不会因管辖权的规定而改变。它们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的东西,无论他们住在哪里。

以太坊为全球货币和金融公共物品提供了一个平台。

下沉、吸引子、盆地

协议下沉中的下沉指的不是你家的厨房水槽,尽管这两者在英语里都是 sink,而且有一定的关联。下沉指的是汇聚的地方。下沉是一个定义了一个封闭系统边界和限制的环境,它影响着系统内部所有混沌、模糊的个体单元的轨迹和结果。

下沉迫使独立的、混沌的事物收敛为一个可靠、可预测结果的单一有序模式。

在数学中,吸引子(下沉) 是系统趋向于演化的一种或一组条件,用于系统各种各样的初始条件。系统值如果足够接近吸引子值,即使受到干扰,也会保持接近。随着时间的推移,无论初始条件如何,事物都收敛于一个稳定的条件。事物汇聚的地方 (吸引子本身) 实际上不是一个「事物」,而是许多独立事物汇聚的突现位置。实际上,没有什么中心因素在吸引他们,而是宇宙中涌现出的集体力量推动它们进入一个共同的秩序。

描述下沉的另一个词是盆地。下面是一张美国河流流域的地图。最值得注意的是,粉色的密西西比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盆地之一。任何落在粉色区域内任何地方的水滴都肯定最终会找到自己的汇聚点:密西西比河与大西洋的交汇处。

红色的圆圈是密西西比盆地(下沉)的底部

密西西比河盆地就是下沉。重力是产生能量的力量,在底部产生聚合。

以太坊是一个盆地。以太坊的应用就是其间的江河湖泊。货币资产和资本是流向下游的水。在协议下沉的底部有一个吸引子,它向下牵引着应用和资产。

这种吸引力是对全球公共物品的共同普遍需求。

来源:Paul Salisbury 供职于 Techemy Capital

这张完全描述了协议下沉的示意图最近在 Twitter 上流传。在以太坊上的事物是汇聚的。它们合并并共同下行到协议下沉。它也说明以太坊不是一堆单独的应用,而是一个单一的相互连接的应用网络。

对用户创造价值的全球平台的需求无处不在,并产生了在以太坊上构建应用的永久动力。以太坊是「最小化提取协调者」的下沉:一个汇聚在免许可、去信任、无偏见的货币和金融应用的互联网盆地。

以太坊的根本性创新是为渴望成为全球公共物品的应用提供一个免费安全和保护的系统。

协议下沉

全球公共物品是在协议库底部发现的东西。加密经济革命建立在这样一个基本假设之上:这场革命最终将催生一系列货币和金融领域的全球公共物品。

根据定义,全球公共物品是我们现有的最可扩展、最有用、最可靠和最持久的基础设施,而造就一个好的全球公共物品的特质,与推动一个协议进入协议下沉底部的特质是一样的。

有两个特征决定了协议在协议下沉中的位置:攻击面和效用。

攻击面

攻击面是一种衡量标准,它说明了一个协议在捕获 / 控制方面的弱点。简单来说,攻击面低意味着协议中没有中心点。信任、许可和偏见是决定协议的「中心」在哪里,以及捕获协议的难易程度的特征。

去信任

在使用协议时,用户对他人的信任程度如何?别人的自私动机会影响到其他用户的结果吗?是否有人在违背用户意愿或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从对方那里获取信息?如果信任不是问题,协议在协议下沉中的位置就会降低。

免许可

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个协议吗?有人可以限制或审查协议的使用吗?是否有某些管理密钥为一组特殊的用户提供特定的特权?如果每个人使用协议的权利都是平等的,没有人可以审查其他人,协议在协议下沉中的位置就会降低。

可信的中立

协议对任何特定用户或实体的好处是否高于其他用户或实体?一个人或实体从协议成功中获得的利益是否显失公平?如果协议足够公平或公允,协议在协议下沉中的位置就会降低。

效用

效用指的是协议提供给世界的价值究竟有几许。一个协议越有用,就会有越多的人 / 公司 / 实体在它上面构建。

当一个协议具有较高的效用时,会向应用注入更多的价值和资金。这产生了质量,而质量增加了密度。如果协议具有效用,它在协议下沉中的位置就会降低。

协议下沉光谱

上面的每个特征都有自己的光谱。一个应用在攻击面和实用性方面都可以在 0-100 范围内的任何位置。此外,这些特征的「总分」说明了该协议相对于其他协议的密度。这个评分系统大体上是为了解释的需要——只是为了说明这个比喻。我将在本文后面将其称为「全球公共物品得分」。

资产和应用

协议下沉不仅适用于以太坊上的应用,也适用于资产。在以太坊上,资产就是应用。不是所有的应用都是代币,但所有的代币都是应用。以太坊上的应用是由合约和它自身的地址定义的。

如果它是以太坊上的合同,它就是一个应用。

在上面的玻璃圆柱体中,我们能看到密度不同的液体和固体。像液体一样,固体在协议下沉中找到它们与其自然密度相对应的合适位置。全球公共物品得分同时适用于资产和应用。

公共物品

维基百科对公共物品的定义是:

在经济学中,公共物品是指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物品,即个人不能被排除在使用之外,或者不需要支付费用就可以从中受益,而且一个人的使用不会减少其他人的使用,或者该物品可以被一个以上的人同时使用。这与海洋中的野生鱼类种群等共同物品形成鲜明对比,后者也具有非排他性,但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竞争性,因为如果收获的鱼类过多,种群就会枯竭。

非排他性

如果有可能阻止未付费的人获得某项商品,则该商品是排他的。如果不能阻止没有付费的消费者获得某项商品或服务,则该商品或服务具有非排他性。

非竞争性

如果一个消费者消费会阻止另一个消费者消费,或者一方的消费降低了另一方消费的能力,那么这种商品就是竞争性的。在给定的生产水平下,为另一个消费者提供这一物品所带来的边际成本为零,那么该商品就被认为是非竞争性的。

公共物品并不会随着使用而枯竭。空气、水、阳光都是公共物品。听广播并不妨碍其他人也听。路灯为每个人照亮道路,一视同仁。

和所有事物一样,这里也有一个范围。溪流和湖泊是公共物品;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它们,而且很难耗尽。然而,它们确实也有可能被耗尽的那一天。虽然它们具有「抗耗竭性」,但人类物种的规模已经表明,无论多大的水库也有可能耗尽。河流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水源,这要感谢季节的循环将降水迁移到海拔较高的地方,然而,水向上游迁移是有速率限制的。

如果消耗率超过供给率,稀缺性就会取而代之,公共物品就会变成竞争性物品。阳光源源不断地倾泻在地球上,但是吸取阳光的空间是有限的。物理空间无穷无尽,用之不竭,但一些空间比其他的更有价值,这使得它们具有竞争性。

全球公共物品

全球公共物品是公共物品,但其利益惠及所有国家、所有人民、世世代代。全球公共物品的规模远远超出了典型的公共物品。

一些公共物品扩展到全球和代际范围的能力来自于某些公共物品的抗脆弱性质。两种不同的物品都可以成为公共物品,但如果其中一种是抗脆弱的,它将成为全球公共物品。

抗脆弱性

抗脆弱性是系统的一种属性,它可以增强系统在压力、冲击、波动、噪音、错误、故障、攻击或失败的结果下茁壮成长的能力。这个概念是由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Nassim Nicholas Taleb) 在他的著作《反脆弱》 (Antifragile) 中提出的。正如塔勒布在他的书中解释的那样,抗脆弱性与韧性(从失败中恢复的能力) 和稳健性(抵抗失败的能力) 的概念有着根本的不同。

公共物品通常具有韧性和稳健性 (之前我称其为抗耗竭性) ,但全球公共物品具有抗脆弱性;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它们,它们会变得更好 / 更强。全球公共物品的主要特点是,它们受益于消费它们的用户的外部性。全球公共物品被消耗 / 使用 / 杠杆化得越多,它就变得越强。

思想和知识是全球公共物品;当你分享一个想法的时候,你不但自己保留了这个想法,并且也让其他人使用和分享了它。一个好的想法可以传播到整个世界,而其发起者或想法本身并不会因此遭到任何减损。思想可以代代相传,永不腐朽。最重要的是,一个想法会随着更多的人的思考而改进。想法是可以被重复和扩展的东西。这些迭代与最初的想法本身一样具有可伸缩性和可共享性。好的想法比坏的想法更容易被分享、重复、发展和采纳,这就是小小火花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转变成一场革命的原因。如果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想法,想法就会更好。

互联网是全球公共物品。互联网的使用并不妨碍其他人也使用它,而且使用互联网的人越多,它对其他人就越有用。如果互联网上的东西更多,互联网为更多的人提供的效用就越大,这首先会为互联网带来更多的用户,然后会产生在互联网上进一步构建的动力。

Web2 产品的核心是抗脆弱性。当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在使用 Facebook、Instagram 和 Twitter 时,它们都将成为更好的产品。然而,拥有这些产品的公司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脆弱,这其中存在着这些产品规模的问题。

搭便车问题

「搭便车」问题指的是没有支付合理份额的人使用或过度使用共享资源所造成的负担。路灯是公共物品,需要资源来建造,并消耗能源来运行;这就要求向其使用者征税,而任何不纳税的人都会对这种公共物品扩大规模、发展得更为有用造成负担。这就是路灯不属于全球公共物品的原因:使用它们并没有使其更具规模。

从定义上讲,全球公共物品是不受搭便车问题影响的公共物品。但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全球公共物品有一种机制,可以对其使用做出最低程度的贡献。根据定义,如果不返回一定数量的价值,就不能使用全球公共物品,而提供的价值量要超过保持全球公共物品正常运行所需的最低门槛。只要使用全球公共物品,就可以为它提供维持生命所需的营养。

与公地悲剧不同,全球公共物品体验的是「公地欢庆」,让大家聚在一起,为我们共同使用共享的效用而欢欣鼓舞,而这种效用随着欢庆的发展而不断提高。

比特币是一种全球公共物品

比特币之所以能存活下来,是因为它具有很强的抗脆弱性。比特币资产的价值来自比特币的抗脆弱性。比特币的抗脆弱性为比特币未来在任何时间框架内的结算提供了最强有力的保证,这反过来又首先产生了它的效用和使用动机。

比特币成功了,因为它具有抗脆弱性,它本身也有价值。在这个领域诞生的任何其他加密经济区块链系统也必须显示出抗脆弱的特性,否则它最终将被迫屈服于维持遗留系统运行的规则和范式:国家的法律和法规 (瞧瞧 XRP) 。抗脆弱性的事物不需要法律或法规来维持运转;它们能自给自足。抗脆弱性即独立于外界的帮助和支持。

比特币是第一个为世界提供货币或金融平台、并且符合当前技术状态和地球公民需求的全球公共物品范例。黄金曾经是一种全球公共物品,但随着新技术颠覆了它的效用,它慢慢变得过时和陈旧。

以太坊是一个全球公共物品协议

正如我们在《A Bankless Nation, Part II》中讨论的那样,以太坊是协议的协议。以太坊是一个用于生成有利于生成全球公共物品应用的环境的平台。以太坊是一个在协议中嵌入了安全和保护的平台,它使得人们在构建应用时不需要考虑自身的安全和保护。

美国国家公园是公共物品,因为它们受到美国政府法律法规的保护。如果没有这种保护,它们要么就会陷入公地悲剧,要么会被分割为私有财产,无法被大众使用或欣赏。

想象一下大峡谷如果被房子、建筑物、街道、管道污水系统遍布其中会怎样。这不会是大峡谷,这将是一场悲剧。

为了维护国家公园的公共物品地位,美国通过规章制度对其进行保护。它限制进入和使用,以确保大峡谷能被每个人和每个人的子孙后代所欣赏。美国用纳 税人的钱来支持这项公共物品。没有这种保护,国家公园就不会存在;它们没有成为自我主权、自我维持的公共物品所必需的抗脆弱性。它们需要外界帮助。美国的法律法规保护和维护公共物品,因为它认为有些东西本应是公共物品,但不加以保护就会退化为私有财产。

以太坊遵循类似的模式,但它不是像国家公园那样的地方性公共物品,而是在货币和金融领域创造和保护全球公共产品的平台。

Uniswap、MakerDAO 和 Compound都是更好的金融应用,因为它们不受限制和监管。一个在民族国家管辖范围内的盈利性公司,根本就不可能称其为 Uniswap。不受华尔街监管的免许可担保贷款就是会更有用。如果把规则和规定纳入协议,但不由中央政府管理,借贷将会更有效率。

以太坊是为公共产品提供保护的协议,使其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由于以太坊提供的安全性,应用可以用协议设计者认为最适合其特定应用的规则取代民族国家的规则和规章。Uniswap、Compound、Maker 被以太坊赋予主权;以太坊对其应用的唯一规则是它们必须遵守 EVM 的规定。以太坊是一个实现金融应用自我主权的协议。

Uniswap

我最近写了一篇题为《Uniswap 是基础设施》 (Uniswap is Infrastructure) 的文章,探讨了关于 Uniswap 应用的几个关键点。

这篇文章的重点是说明 Uniswap 的抗脆弱性及其内在的能力,即扩大规模以满足全球的需求,无论需求是什么。然而,我现在意识到,我实际上是在描述 Uniswap 是如何成为一项全球公共物品。

Uniswap 通过将自己的营养注入到协议中来维持其生命。0.3% 的交易费推动了协议的流动性,并为 Uniswap 扩展到全球平台创造了环境。交换费是指所有 Uniswap 的消费者同时又是 Uniswap 的生产者;如果不「回馈」协议,就无法使用 Uniswap。

这就是 Uniswap 的抗脆弱性,也是它上升到全球公共物品地位的机制。

但它是去中心化的吗?

批评人士对以太坊和建立在它之上的事物已经反复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些批评人真正想问的是,这个项目是否有能力抗脆弱,并获得全球公共物品的地位。

作为一个全球公共物品,不可能同时还在管理密钥的控制下。管理密钥说明了对某些东西的能力和控制,这与全球公共物品的角色和目的是相反的。全球公共物品是公共的,不需要外部保护或支持。因此,在全球公共物品中不应存在管理密钥。

管理密钥的存在意味着有可能减少去信任、免许可或可信的中立性;如果存在这种可能性,它就不可能是全球公共物品。

COMP 和治理代币革命

Compound 最近推出了它的COMP 代币,这改变了游戏规则,使以太坊上的协议从一个受中心化实体保护的公共物品转变成一个拥有去中心化管理员集的全球公共物品。虽然 COMP 是这方面最突出的例子,但如果许多其他以太坊应用想要将自己提升到全球公共物品的地位,其独立于 COMP 的底层结构是可以遵循的模型。

Gavin McDermott 在他的文章《了解 SAFG》 (Meet the SAFG) 中阐述了这个模型。

SAFG 代币模型展示出以太坊应用如何优雅而无缝地从一个受保护的公共物品迁移到一个抗脆弱的全球公共物品。这也是以太坊和 DeFi 生态系统对这个新的代币模型范例如此兴奋的根本原因。

保护保护者

ETH 资产是一种全球公共物品,最重要的是,它是支持以太坊生态系统健康的全球公共物品,后者是一个包含更多全球公共物品的生态系统。以太坊上的所有全球公共物品,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依赖于 ETH 的价值才能发挥作用。ETH 价格越高,以太坊对运行在其上的全球公共物品的保护就越强。排斥 ETH 的价值不仅是对那些试图在以太坊上建立价值的人的伤害,也是对这些努力的直接攻击。

这就是为什么我强烈反对「炒作 ETH」是坏事的说法,我相信能说出这种话的人肯定不理解这个概念,也不明白 ETH 与围绕以太坊及其发展的所有努力都密不可分。当 ETH 的价格上涨时,保护以太坊上全球公共物品的墙也在往上升。

幸运的是,ETH 本身就是一种全球公共物品;它可以抗脆弱,不需要别人的支持就能成长。我在几篇文章中阐述了 ETH 在以太坊的命运,在下面我会透过保护以太坊的全球公共物品的视角来概述这些结论。

就像以太坊上的应用一样,我所有的文章都是可组合的,每一篇都是在其他文章的基础上构建的,并且能让其他文章更好、也更有用。在我看来,这对本文来说是一个切题的结尾。

以太坊是一种新兴的结构

  • 以太坊上的应用是可组合的,这种可组合性使得应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融合在一起。
  • 以太坊不是一个由许多独立应用组成的平台,而是一个由融合在一起的应用组成的单一结构。
  • 作为以太坊上全球公共物品得分最高的资产,ETH是该结构获得最初、也是最坚实的基础的起点。
  • 我们欢迎并鼓励其他资产为这个结构提供支持和基础。实际上,还需要其他资产。你不能在一个单一的点上建立一个结构。
  • 由于其作为以太坊原生资产的优势地位,ETH 将一直为以太坊 /DeFi 结构提供更大的支持和基础
  • 该结构的权重直接与二级市场上支持它的资产价格相关。

ETH 的基本价值主张

  • 假设计划的协议更新都包括在内 (PoS, EIP 1559) ,ETH 将直接受以太坊经济的健康和规模影响。
  • 以太坊经济的体量将以 EIP1559 的形式催生 ETH 稀缺性;以太坊经济的规模决定了 ETH 的销毁速度。
  • ETH 的稀缺性与它在全球公共物品得分标准中的效用分数直接相关。
  • ETH 的效用正在于它的稀缺性。
  • 以太坊上当前和未来的全球公共物品都将要求 ETH 作为资产,因为它的全球公共物品得分很高。
  • 以太坊上大量的全球公共物品将产生对 ETH 无尽的需求。

Uniswap 是基础设施

  •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以太坊上的全球公共物品得到了改善。
  • 每个全球公共物品都可以作为其他全球公共物品的基础设施,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容易创建新的、更有用的全球公共物品。
  • 随着新的全球公共物品出现在以太坊上,它们反过来使原有的全球公共物品更有用。
  • 更多更好的全球公共物品出现在以太坊,集体推动彼此向协议下沉底部移动。
  • 当在以太坊协议下沉的底部有许多高效用的全球公共物品时,所有全球公共物品协议总市值的引力将到达以太体之外的领域。
  • 这不仅在全球公共物品数量上产生了一个正反馈回路,而且在全球公共物品效用上也产生了一个正反馈回路,因此在激励人们首先使用以太坊方面产生了一个双重反馈回路。

结论:以太坊是全球公共物品的一个吸引点

在以太坊中,抗脆弱性会带来抗脆弱性。上述《Uniswap 是基础设施》的最后两点概述,说明了以太坊的未来:抗脆弱全球公共物品基础设施的前景。

目前,在协议下沉的底部只能找到少数几个应用和仅仅数亿美元的密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底部聚集的质量越多,引力的影响就会越强。这种影响将把协议下沉中的内容拉到更高的位置,并迫使它们下沉到全球公共物品领域。

协议下沉底部不断增加的质量产生了一种超越以太坊内部生态系统的引力。除了内部的以太坊经济,外部资本和资产也会感受到在协议下沉底部发现的价值存在。价值是一个如星云般四通八达的东西;民族国家的壁垒和限制并不足以阻止价值向以太坊渗透。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将迁移到抗脆弱的全球公共物品世界。

「告诉我激励,我就会给你看结果。」

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 的这句名言说明了为什么我对以太坊生态系统的成熟发展如此坚定不移。全球公共产品提供的激励机制太强大了,世界其他领域实在是无法对此视若无睹。Chris Burniske 的文章《协议作为价值攫取最小化的协调者》 (Protocols as Minimally Extractive Coordinators) ,解释了在其他任何替代方案之上采用基于以太坊的全球公共物品平台的动机。他以下面两句话对文章进行了总结:

交易过程中任何不必要的提取都是一种税收,最终将被开源协议世界中的复制-粘贴竞争所淘汰。虽然这对企业来说是一个美好的新世界,但尽量减少提取应该有利于我们所有消费者。

以太坊是一个自由市场的熔炉,那里的竞争是如此鲜活而激烈,在竞争结束时唯一能生存下来的就是抗脆弱的全球公共物品体系。其他所有元素都会在协议下沉的较高位置找到它们自己的适当位置。

我期待着协议下沉将带来的 Web3 世界。它将比 Web2 有用 100 倍,但具有与 Web1 相同的公平性和可信的中立性。一旦它来到这里,人类就真正接近于一个全球社区。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链闻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币快讯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kuaixun.com.cn/19553.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