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币快讯首页
  2. 资讯

DeFi进入DAO化发展,这会是DAO落地首站吗?

DeFi进入DAO化发展,这会是DAO落地首站吗?(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概念很早被提出,由于其自动化执行统一规则、具有高透明度的特点,权益相关者可以充分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不少极客、区块链爱好者深受吸引并尝试DAO的建造,然而目前为止,成功的实践者寥寥。

近期DeFi发展掀起一股热潮,DeFi项目纷纷发行治理token、开启DAO治理。从2016年The DAO发展受挫至今,DAO似乎迎来了破土而出的第二次机遇。加密社区出现了这样的声音:DeFi进入DAO化发展,将开启DAO落地的序幕。那么,DeFi将是DAO落地的第一站吗?DeFi与DAO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8月7日 14:00,“DeFi之道”栏目首期开播,我们邀请了DAOSquare发起人, Aragon China核心构建者Typto、MetaCartel Ventrues China 创始成员大硕、比原链高级研究员马烈一同展开探讨,本期栏目由DeFi小当家屏风担任主持。

本场高光时刻

Typto精彩观点回顾:

1.DAO是一种“协作思维”,“决策”和“权益分配”是其中的关键,这是它和其他组织形式的本质区别;

2.全球范围内已经有很多DAO在DeFi热潮之前就开始落地了,包括捐赠类的DAO,MolochDAO、MetaCartel;开发者类的DAO,RaidGuild、d0rg;媒体类的DAO,MetaMedia ;组织活动类的DAO,Orochi DAO;大型协作社区的DAO,MetaGame;时尚潮流孵化社区DAO,MetaFactory;VC组织的DAO,MetaCartel Ventures 。这些DAO近一两年都非常活跃,只是它们没有像DeFi那样引起热潮;

3.持有Token的人就能参与治理,这可能不是最优化的方案,它会导致乌合之众的困境。我认为需要二层过滤的机制,让更多价值观认同且愿意推进DeFi可持续发展的人有更多的治理权,但这可能又会使天平倾向中心化的一端。

大硕精彩观点回顾:

1.DAO是围绕人产生的新型组织形态,以及价值创造的基本单位。比特币就是一个DAO,比特币创造了原生资产,而DAO建立了组织形态,决定该资产如何被分配;

2.我在预想未来会这样?如果我们有了很多创造价值的DAO,每个DAO可以根据用户资金体量平衡权重进行投票,而不用再发行一个治理token来做这件事;

3.我们要考虑的是安全性,因为整个区块链行业会很快进入到POS时代,从算力安全性过渡到股权安全性。你要保护一个资金池,就要有对等的资产,这是所有债权人面对的问题,所以它现在的市值都比较高。

马烈精彩观点回顾:

1.从目前 DAO 在加密领域的应用情况去看,DAO 是一种用 token 定义边界,比企业更松散、比市场更紧密的组织。相比于传统企业自上而下的层级结构,DAO 是扁平化的,权力更分散。我认为DAO的成立最好要有相对清晰的业务模式和相对明确的组织目标。

2.什么样的协议有必要进行去中心化的治理?我认为需要有去中心化的价值主张、广泛的利益相关者、运行过程中需要对协议进行调控,以及协议有进行长期更新的必要。综合这些因素来看, 开启去中心化治理是必然要走的路。

3.公司治理中讲究“权、责、利”统一,DAO的治理中也不例外。而且DAO更容易消除公司治理中委托代理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治理token的价值必然和和DAO的实际业务紧密挂钩,不同的发展阶段,意味着DAO不同的基本面,因此治理token会有不同的价值。

以下是直播内容的文字稿精编。

DeFi之道:DAO是什么?

Typto:关于DAO是什么,每个人会有不同的解读。有人认为它是一种组织形式、工具、社区,或者智能合约,但我认为其中有一个共性,就是“协作思维”,“决策”和“权益分配”是其中的关键,这是DAO和其他组织形式的本质区别。

大硕:DAO是围绕人产生的新型组织形态,以及价值创造的基本单位。比特币就是一个DAO,它由矿工、投资者、开发者构成自治网络。比特币创造了原生资产,而DAO建立了组织形态,决定该资产如何被分配。

马烈:DAO 的字面意思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若想要描述它是什么,可以跟传统企业做个对比。我会从组织边界、网络结构、运行规则、组织目标几个方面进行对比。

1.组织边界

传统企业,靠管理在内部形成连接,靠交易跟外部市场形成连接。管理和交易都有成本,“管理成本”和“交易成本”的对比,决定了企业的边界。这条边界,泾渭分明。

但是DAO的边界似乎无法用“管理成本”和“交易成本”来定义。很多情况下,DAO的边界靠token 来定义,持有token能够参与组织治理,也能够进入市场交易。因此,DAO通过token定义边界,比市场更紧密,比企业更松散。

2.网络结构

传统企业往往有着明显的层级结构,由中心节点向外层发散。而DAO的结构通常是扁平化的,虽然说某些节点有更多选票或社区影响力,但整体而言是个对等网络。

传统企业就像蜘蛛,智力集中在大脑,你把蜘蛛的头去掉,蜘蛛就会死亡。而去中心化的组织,就像海星,海星根本没有头,它的智力分散在全身,你切掉它身体的任何部分,切掉的部分甚至能再生为另一个海星。

从网络科学的视角看,去中心化组织要比传统企业有更强的网络韧性。所谓网络韧性,就是当网络的局部出现故障,或者受到破坏的时候,整个网络还能够保持基本功能和持续运行的能力。

3.运行规则

在传统企业中,运行规则往往是由上层少数人制定的,并且在运营过程中由其控制规则的变动。而在DAO中,规则是预定义的,与 DAO 目标一致且同意这个规则的人可以选择加入,并对组织决策以及未来规则的更新具有投票权。

4.组织目标

我认为,DAO由于组织形式更为松散,它的组织目标反而应该更明确,DAO 可能更适用于商业模式清晰的业务。而传统企业由于组织形式更紧密,反而能够定义更灵活的目标,更能够胜任探索性的业务。因此我觉得很多DeFi协议先从中心化的治理做起,在业务逐渐成熟时将权力逐步下放是合理的路径。

DeFi之道:如何看待DAO的落地?DeFi会是DAO落地的第一步吗?

马烈:我不太熟悉其他领域 DAO 的应用,所以我不能判断说 DeFi 会不会是 DAO 落地的第一步,不过我认为 DeFi 确实能够推动 DAO 的发展。就像刚才所说,DAO的落地可能需要它本身有相对清晰的业务模式,以及相对明确的组织目标。

随着DeFi的发展,在不同赛道上都出现了清晰的业务模式,这些DeFi协议在运行中,会存在一些风险参数,或者运营操作需要被管理,比如抵押率、清算参数、是否接纳某项资产等等。因此DeFi所建立的DAO的目标也会是相对明确的,比如通过这些参数去保障协议的稳定运行,或者促进协议的增长。

根据DeFi的价值主张,这种管理权限长期来看需要下放,我们看到很多协议已经稳健运行,能够产生盈利支持DAO的运行。MakerDAO 就是很好的例子,它的业务模式很清晰、组织目标也很明确,同时又有盈利模式去激励DAO的运行。反过来,“权、责、利”三者统一的良好治理会使MakerDAO稳定运行、保持增长。

所以,我认为DeFi的DAO化是顺理成章的,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也会促进DAO的落地和发展。

大硕:我们正在针对DAO进行非金融场景的尝试。刚才马烈老师说的非常对,应该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先把产品做出来,哪怕一开始治理是中心化的,把业务流程跑通之后再进行放权。但是这样也有一个不完善的地方,就是我们会遇到协议的失败。我认为最理想的情况,就是DAO比传统公司有更强的韧性,它不应该失败,应该去不断调整和进化这个产品,我们没有边界,向外不断延展。

我们可以先建立一个组织,一起去讨论一些问题,DAOSquare有一个开发者的DAO。然后,我们把这个想法落地,Aragon上有很多模块化的东西,比如仲裁、融资等,我们可以用一些模块去搭建,达到目标。我们甚至可以从融资这个模块开始,它不像以前团队拿着钱,你管不了他,现在社区可以投票。这是我们想要探索的方向,就像创建公司一样,你可能会失败,也可以在试错中调整业务方向。重要的是,你和一群拥有共同理念的人组织在一起。

Typto:我们需要定义一下落地到底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只要不限于口头讨论和概念想法,而是真正在做事情,它就在落地,哪怕当下没有产生商业价值。基于这个标准,全球范围内已经有很多DAO在DeFi热潮之前就开始落地了,包括捐赠类的DAO,MolochDAO、MetaCartel;开发者类的DAO,RaidGuild、d0rg;媒体类的DAO,MetaMedia ;组织活动类的DAO,Orochi DAO;大型协作社区的DAO,MetaGame;时尚潮流孵化社区DAO,MetaFactory;VC组织的DAO,MetaCartel Ventures 。这些DAO近一两年都非常活跃,只是它们没有像DeFi那样引起热潮。

DeFi之道:现在很多的DeFi项目开启DAO治理,有的是发行治理token,比如Compound;有的是基于现有的DAO孵化平台开启治理之路,比如去中心化交易平台Curve,Synthetix。为什么DeFi项目要这样做,如何预测它们DAO化之后的发展?

马烈:我之前就思考过,什么样的协议有必要进行去中心化治理?我认为协议需要具有这些特质:有去中心化的价值主张、有广泛的利益相关者、运行过程中需要对协议进行调控,以及协议有进行长期更新的必要。

而DeFi协议通常都具有无中心控制点、无偏见的价值主张;它们无需许可,所以也有着广泛的潜在参与者、利益相关者;大部分协议在运行中,都需要对一些风险参数运营操作进行管控,就像刚才说的抵押率、清算参数、是否接纳某项资产等等;而且,多数协议都处在发展的初期,后续需要持续更新;综合这些因素来看,我认为 DeFi 开启去中心化治理是必然要走的路。

DAO化之后,原来的项目方可能会成为核心开发者或KOL。因此,DeFi 社区中KOL的讨论水平、治理token的分布情况都将对协议的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近期Synthetix围绕三个不同的目标分别成立了DAO,我认为是明智的决策。这使得每个DAO的目标更明确,职责更清晰。未来其他目标可划分的复杂 DeFi 协议也许会采用同样的形式。

DeFi之道:目前Compound仪表盘上面,投票笔数大的都是一些资本机构,未来他们手上的票数或者权利有可能分散下去吗?

大硕:我也特别关注这个情况,一些大资本在上面治理有点违背我们的想法了。但现阶段没办法,虽然他们并不是产品的用户,而是一个投资人。当然,他对于系统来说还是安全的,因为他要对自己的投资负责,因此一定会治理好这个产品,我们应该信任他。

DeFi产品目前所提供的服务都是建立在圈子内部的,除了Synthetix引进了一些外部的合成资产,其他借贷类产品都是圈子内部在使用。我在预想未来会这样?如果我们有了很多创造价值的DAO,每个DAO可以根据资金体量平衡权重进行投票,而不用再发行一个治理token来做这件事。因为这很容易失败,比如AMM赛道已经出现很多DeFi产品了,我们要天天换吗?我们天天拿投资要打水漂吗?因此我认为,未来应该是谁使用,谁治理。长远是这样的,现阶段大家不妨投资这些DeFI的东西,因为他们的探索值得鼓励。

DeFi之道:非金融类的DAO发展情况如何?遇到了什么问题?有什么经验可以给DeFi参考?

Typto:非金融类DAO有两种类型,一是捐赠类,二是组织运营类,后者还处于探索阶段,推进速度也比较慢。最大的问题是,在这个类型中需要找到一种跑通的模式,让商业化目标能够顺利实现。

经验不敢说,但我有一些想法。一是让持有Token的人就能参与治理,这可能不是最优化的方案,它可能导致乌合之众的困境,我觉得需要二层过滤的机制,让更多价值观认同且愿意推进DeFi可持续发展的人有更多的治理权,但这可能又会使天平倾向中心化的一端。二是如何汇集可持续的力量,让参与者成为长期的构建者。最近DeFi热潮中的参与者,大部分抱有短期目标的。

大硕:现在的治理流程特别复杂,效率非常低,一件小小的事情还要搞个投票。当然这一切也是值得的,当社区养成习惯后,他们逐渐达成共识,相信效率会比传统公司更高。因为公司要针对市场需求匹配产品,而社区本身就有需求,它做出来就一定有市场,省去了传统公司的环节。

未来,以协议为中心的DeFi和真正以人为中心的DAO,究竟要去建立什么?我认为他应该建立知识产权,建立虚拟的资产,建立一个品牌。比如未来科学家们是不是也可以建立一个DAO,他们共享知识传递价值,其他的DAO使用了这个知识用以变现的时候,就以区块链的方式自动分配利益给相关的人。

DeFi之道:治理token价值有多大?如何看待治理token在二级市场的炒作?

马烈:首先,只要项目本身有价值,能够影响项目发展的治理token就一定有价值。就像参议院的投票权都牵动着很大利益,每个参议院席位就都很值钱一样。

在公司治理中,讲究“权、责、利”统一,DAO的治理中也不例外。公司治理中,常会有委托代理问题,是由于持有股权的人和管理业务的人的利益不一致造成的。而在DAO中,token持有人同时也是业务的管理者,反而更容易消除委托代理问题。

在“权、责、利”统一的情况下,治理token的价值必然和DAO的实际业务紧密挂钩,不同发展阶段,意味着DAO不同的基本面,治理token自然会有不同的价值。

关于治理token的交易问题,首先我认为,过度的炒作肯定对治理没有好处。随着市场成熟,选票交易到底会让治理高效还是低效呢?实际上,经济学进行过分析,结论是:选票交易有时会让治理结果更高效,有时候又使得治理结果变得低效。

这两种结果看上去截然不同,但它是有着内在链接的,那就是只要进行选票交易,治理的结果就会从选票的中位数偏好向平均数偏好偏移。在没有选票交易的时候,选票的中位数说了算;在有选票交易的情况下,选票的平均数说了算。所以选票交易最后结果到底是有效还是无效,取决于选票交易之后,选票的平均值偏好到底是有效的还是无效的。

大硕:我们要考虑的是安全性,因为整个区块链行业会很快进入到POS时代,从算力安全性过渡到股权安全性,DAO的流行和这个也有关系。

至于代币的价值多大程度上是治理的价值呢?我们可以看传统资本市场上的股票也分为有投票权的和无投票权的,它们之间的差价非常小,并非因为治理不值钱,而是因为在DeFi中治理涉及安全性。你要保护一个资金池,就要有对等的资产,这是所有债权人面对的问题,所以它现在的市值都比较高。

但我认为有一些事情正在往错误的方向发展。有一个概念叫做“风险对称”,是说持有Token的人到底提供了什么服务以及承担了什么风险?如果这两项都没有,却有治理权的话,我觉得在短期内是个错误。

目前来看,Synthetix做的比较好,它的token是整个系统的对手盘。也就是说,质押token之后,你就成为了买方和taker的对手盘,所有的持有者都是maker,这就是“风险对称”的,基于此才是治理。当然,这两个角色也可以分开,一个提供服务,一个进行治理,那么它们之间应该有一个兑换关系。

最近,“联合曲线”慢慢活跃起来了,这是解决DAO治理安全性的重要东西,能够很好的抵御攻击。当你获得更多筹码的时候,就会提高你的成本,使你没法攻击这个系统。

另外还有“保险”,这也是“风险对称”的,token持有人要去承担保险的风险。我个人觉得MakerDAO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太好,因为提供价值的是那些质押ETH产生Dai的人,而maker本身没有产生直接价值,但是结算的时候强制使用它,当然现在也支持Dai了。

如何让这个协议长效运转?一定要有一个东西,它产生的价值是合理的,是正当性的,不能只强调治理却没有提供服务,这样并不安全。比特币持有者就提供了价值存储和流动性的服务,其他协议的token持有者怎么服务整个协议的使用者?使用者就是客户,客户不一定持有token,他们只是使用产品,是提供价值的来源。

Typto:我对二级市场炒作呈开放态度,既然可以炒作,肯定有它的价值。但如何让这件事变得良性,就像大硕老师说的,需要让持有token的人变成maker,提供服务、共同推进,让DAO更持续。

马烈:我很认同大硕“风险对称”的观点。但我对MakerDAO有一些不同观点。Maker提供了一个平台,对接了两方的需求,一方希望把自己手里沉睡资产,比如ETH或者BAT变成流动性资产,另一方的需求就是需要稳定币。

第一、Maker就像淘宝一样,在淘宝上经营店铺的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店铺的风险和利益负责,以太坊持有者抵押ETH生成Dai的过程,就是他在经营一个CDP店铺,他也需要负责。

第二、Maker持有者,它的风险体现在它为整个平台兜底,收益就是收百分之几的稳定费。相对来说,持有人为了自己的收益,会推进协议持续发展,而当协议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也要进行兜底,因此我认为风险是对称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DeFi之道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币快讯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kuaixun.com.cn/24931.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