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币快讯首页
  2. 资讯

马烈:预言机板块上涨是基于乐观预期,实践之路仍需探索

马烈:预言机板块上涨是基于乐观预期,实践之路仍需探索今年以来,预言机代表项目ChainLink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其代币LINK价格不断创新高,截至发稿时,LINK价格为 12.46美元,冲进了加密货币市值排行榜前十,排名第6位。受到LINK价格上涨的刺激,预言机板块也产生了联动反应,Nest、Band等项目币价也有不同程度的上涨。

此轮涨幅背后是否体现预言机的价值支撑?它能为区块链应用,特别是最近大火的DeFi带来什么价值?整个预言机的市场格局是怎么样的?针对这些问题,巴比特邀请比原高级研究员马烈进行专访,探讨以上的问题,并为行业传递一些理性的声音。

马烈表示:

  1. 预言机对加密商业,或者说对与智能合约相关的经济而言是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基础设施级别的;
  2. DeFi的发展离不开预言机,但此轮预言机的上涨并非是由“业务增长-价值捕获”驱动的,更多地体现了市场的乐观预期;
  3. 预言机领域目前发展仍存在不少问题,如:部分数据来源单一、经济模型未完善、服务质量受限于区块链性能、对于安全事故无法定责及恰当赔付。

以下是专访内容整理:

一、了解预言机

巴比特:简单为我们普及一下预言机的概念

马烈:预言机是为智能合约提供它所需信息的服务,包括但不限于资产价格、赛事结果、飞机延误信息等。依托智能合约平台构建去中心化的应用,在数据来源方面存在很大的限制,智能合约不能够获取链外信息,导致其应用非常有限,而预言机能够释放智能合约的潜力。

就拿现在比较火的DeFi应用来说,稳定币、合成资产、交易所等大部分DeFi协议的运行都需要依靠预言机,像借贷协议,它需要监测代币的价格,看是否跌破清算的价格。预言机对加密商业,或者说对与智能合约相关的经济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甚至可以说是基础设施级别的。

ChainLink应该很早就看到这个市场,然后就去做这样的产品。在ChainLink之前,已经有一些中心化的预言机。后来ChainLink因其去中心化的价值主张、以及积极拓展商业合作,获得了较好的市场认可度,其市值也相对较高。

巴比特:预言机领域可以怎样进行分类?

马烈:从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角度把预言机进行分类的话,我认为预言机可以分为:

  • 中心化预言机,如Provable
  • 可信联盟预言机,如 Maker DAO 的 OSM
  • 去中心化预言机,如 ChainLink、Tellorr、Band、Augur、UMA

这个分类可视为一条光谱,光谱的一端是中心化的,如Provable;另外一端是去中心化的,比如ChainLink、Tellor、Band等,它们在设计上都有去中心化的价值主张,但部分项目其实尚未实现去中心化。介于二端中间的就是授信联盟形式,就比如Maker DAO采用一些授信的预言机,这些预言机给Maker喂价,它再把价格整合起来。

二、预言机的价值基础

巴比特:预言机的工作原理是怎么样的,其价值如何体现?

马烈:现在的预言机主要是“请求-响应式”的工作模式。从较高的角度去看,业务流程就是,预言机的用户如DeFi的智能合约对链外数据有需求,它把这个需求给到预言机。预言机接收到需求再去请求它自己的数据源。预言机网络的节点是在链下的,链下数据源把数据给到预言机。预言机再把这个数据“喂”到链上,就是这样的简单结构。

如何能够保证预言机给到我们的数据是真实的?通过依靠预言机这样的外部方来提供信息,智能合约会引入新的攻击媒介和信任假设。预言机如果不安全,就可能成为一个智能合约业务逻辑中最薄弱的一环。

中心化的预言机可能会导致单点故障,采用中心化的预言机让智能合约的去中心化也变得没意义。因此服务智能合约的预言机在设计上应尽量地去中心化。在去中心化的世界中,人们无法像在现实世界中通过法制对作恶的人进行惩罚来提高他的作恶成本;抑制作恶的唯一手段是,通过机制设计使得系统不存在作恶的经济激励。

ChainLink的方式:设置很多分布式的节点,每个节点的数据源也是分散的。分散不代表没办法作恶,因此还要有一个经济机制保障。假如我作为一个客户去请求ChainLink的数据,可以提出需求,包括自己需要多少预言机节点来提供数据,以及每个节点最低抵押的 LINK数量。以此来保障这些预言机没有对我发起预言机攻击的经济激励,假设他们攻击我能够获得的最大收益为100万,那我可以对预言机网络提出最低抵押要求,使得它们一旦作恶,被没收的惩罚性抵押品价值超过100万。简而言之,在去中心化的环境下,预言机的安全问题实际是个经济问题,就是让系统的“攻击成本”大于“攻击收益”,让系统有不被攻击的经济保障。

巴比特:预言机的价值捕获是如何实现的?

马烈:以ChainLink为例,他的一个商业模式,或者说价值捕获及增长是这样的:首先,数据需求方需要支付LINK以获得数据,而数据提供方需要抵押LINK。用户对ChainLink有需求,在发出请求的同时,用户会要求ChainLink节点抵押一定的 LINK,抵押更多 LINK 的节点就有可能服务更多的用户并获得收入。预言机的需求增长会推升 LINK 的抵押量的增长,进而推升其市值。其“业务增长-价值捕获”的商业增长闭环过程可以用这个图来表示:

马烈:预言机板块上涨是基于乐观预期,实践之路仍需探索

随着公链链上生态的繁荣,链上应用对数据的需求会逐渐增多,这意味着用户对ChainLink节点数的要求、抵押LINK数量的要求增多。LINK 抵押越多,ChainLink市值就会增长,市值对预言机而言是经济带宽,决定着它所承载服务的价值上限。经济带宽扩大、安全性提升会使其能容纳更多的数据需求,更多用户信任它,数据需求也会增长。在数据需求驱动下,更多预言机节点就会加入进来,使得预言机王阔的数据源也更丰富,更可靠。

关于预言机的价值捕获,我们还可以看一下Tellor和Band的例子:

Tellor,其代币TRB的升值逻辑在于:随着数据需求的增长,整个网络的收益将提升,从而吸引更多的矿工加入,而他们需要抵押至少1000 TRB;更多矿工的加入会使更多TRB被锁定,流通减少推高市值。

Band是自建区块链,使用通货膨胀模型,根据供应曲线,通胀率在7%至20%之间,这将鼓励BAND持有者主动参与到网络中以提高网络安全性,因为被动持有者将被稀释。

由于Bandchain 50%的gas费用会被烧掉,因此BAND将通过网络利用率的提高而来获取价值。同时,对预言机需求的增长以及对安全性要求的增长也会推动网络抵押更多价值的BAND,这也是BAND价值捕获的渠道之一。

三、预言机市场格局及分析

巴比特:现在整个市场格局是不是基本就ChainLink一家独大,后面估计会有什么样的局面?

马烈:目前确实是ChainLink一家独大,而且它的市值已经上升到第6位了。

从 ChainLink目前的状况来看,它还没有完善的抵押及罚没机制,因此还未完成其“业务增长-价值捕获”的商业增长闭环,如图打叉部分是断裂的。现在一个预言机节点加入 ChainLink网络的方式并不是通过抵押,而是需要得到ChainLink的承认。另外,如果预言机出现作恶行为,罚没机制也不清楚。我曾经向ChainLink咨询过他们的抵押机制、罚没机制是怎样的,其表示还没有制定出来,推出时间也尚不明确。

不过,尽管还没有形成“业务增长-价值捕获”的商业闭环,但市场对 ChainLink是有需求,他们的商业拓展是积极的。几个月前我看到,ChainLink为总价值 $158M 的资产提供预言机服务;近几个月我又看到大量的 相关的协议跟 ChainLink建立合作,不太清楚它目前的业务情况。ChainLink的市值目前是 $4,361M,超过了绝大部分公链,但就像我前面说的,这个市值并不是靠代币的价值捕获机制带来的,但这市值确实为它提供了很大的经济带宽,能支持它未来拥有比其他预言机项目更高的安全性、服务更多的项目。

从预言机代币的价值捕获机制,我们可以看到其中存在一定的马太效应——就是代币的价值越高,它的经济带宽越大、安全性就越好:小市值的预言机会有一种困境,小市值难以提供较高的安全性,用户就不会使用,整个商业增长的闭环也较难跑起来;大市值的预言机相对来说发展会更容易,当然,前提是真正完成闭环了,那将会是一个自我增强的循环。

巴比特:DeFi这一块对于预言机有比较大的需求,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导致预言机板块的上涨?

马烈:我觉得有这方面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可能更多的是基于预期的,而不是基于基本面的,有可能大家看到DeFi确实是需要预言机。正如前面所说,ChainLink的“业务增长-价值捕获”闭环还没有完成,所以推动LINK市值增长的并非业务增长带来的代币价值捕获,可能更多的是大家看到了 DeFi 对预言机的需求,有了对预言机更乐观的预期。

巴比特:假设这个DEX的流动性起来了,那这一块是不是不需要用到链外的数据,只用链内的就可以?

马烈:短期很难整体做到这一点,但对于某一个代币,是有可能的。关键要看代币的定价权在哪,比如说比特币、以太坊的价格等,它的价格就不是由DEX去确定的,而是由中心化交易所确定;但像一些长尾代币,它们的定价权可能在 Uniswap 那里。

巴比特:目前像Compound的这样的DeFi项目,他们有跟LINK合作,但是都在推行自己的预言机,为什么DeFi项目需要这样做?

马烈:Compound上面的代币种类比较多,对价格的监测的频率是有一定要求的,而且它所涉及的资产总价值也非常高,在这种情况下它对预言机的要求会是非常高的,那它可能就会去采用一些自己任信任的方式去做。

像Maker为什么要用自己建立预言机联盟,而不用其他预言机服务?原因可能和Compound 类似,Maker对预言机的要求也会很高,不能够完全信任市面上的预言机,所以找个联盟自己做。

巴比特:DeFi项目推行自己的预言机,这个现象是否说明了现在的预言机存在各种不足?我们可否这样理解:不同类型的项目需要适配于自己业务的“定制化”的预言机?

马烈:对,预言机是很难同时满足准确性、灵敏性、抗攻击性、可直接验证以及去中心化这几个特点的,因此不同的预言机在实现上往往有不同的权衡。不同的业务对预言机的需求不同,有的业务场景更需要这些特点,另外一些业务场景更需要那些特点,市场当中出现多样化的预言机会更好地服务于不同的场景。

巴比特:中心化的预言机和去中心化的预言机,哪种前景更好,各有什么优势?

马烈:在DeFi的环境里,或者意识形态下(去中心化的价值主张),普遍是希望去掉中心化的控制点。

如果基于智能合约的应用采用中心化的预言机,而预言机提供的信息对它而言又比较重要的话,那实际上它就成了中心化的应用了。因为对一个业务而言,它的安全性往往取决于其流程中安全性最差的一个环节,使用中心化预言机使它有了一个能影响整个业务的坏点。

所以在DeFi及去中心化应用的环境下,大家还是想要去追求去中心化的预言机。

四、预言机发展的困境

巴比特:现在预言机发展遇到的困境是什么?

马烈:第一个是预言机的数据来源,很多数据来源实际相对单一的,比如比特币、以太仿的价格,真正有权威的数据来源,就那么几个交易所;对一些长尾币种更是如此,这一块想做到很强的去中心化是困难的。

第二个就是现在预言机的经济模型还未经过验证,比如ChainLink自身的经济模型尚未完善,其他项目的经济模型也未经过规模和时间的检验。

第三个是预言机受限于它所在的区块链的性能。现在的预言机很多工作都放在链上,所谓的链上基本就是在以太坊这边了,因为目前多数需要预言机的链上业务场景基本都在以太坊上,所以说预言机受以太坊性能限制非常严重。当网络拥堵,数据不能顺畅地进行传输会引发一系列的麻烦。这牵扯出来的还有成本问题,在以太坊链上聚合一个数据实际上是花费大量成本的。在以太坊不拥堵的情况下,请求一个数据,支付的LINK及gas整体加起来花费或许还可以接受,但是在拥堵的环境下,gas费可能非常高昂,限制了预言机的可用性。

刚刚提到的Band,如果它是服务于自己链上的场景,那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如果服务于以太坊,那也会面临以太坊性能、成本的问题。预言机实际上是独立于区块链的,可以服务于以太坊生态,也可以服务于别的链上生态比如Polkadot或 Cosmos 的生态,但它在哪个链上部署就受哪个链的限制。

最后,预言机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针对安全事故没办法定责和恰当赔付。比如预言机A给业务场景B提供服务,由于预言机A的一个错误,导致场景B的一些用户受损,虽然可以对预言机A的一些节点进行罚没,但是在去中心化的环境下,目前的主要的预言机方案对这个责任是没有判定的,比如罚款是不是能够赔付到B的用户,赔付多少,没有机制去确定。

五、比原在预言机方面的规划

马烈:比原一直在关注预言机领域的发展,积极探索预言机领域中一些问题的解决方案。目前正在探索一种链下的数据聚合方式,采用链下数据聚合的方式后,对预言机的使用受链的性能限制就会变得很小,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另外,我们也在探索的一种预言机的链上治理方式,以解决定责问题,即一旦真的发生错误,能够给有完善的定责以及赔付机制。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屏风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币快讯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kuaixun.com.cn/25499.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