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币快讯首页
  2. 资讯

手握160亿美元“加密宝藏”,Ripple要做“支付界亚马逊”

手握160亿美元“加密宝藏”,Ripple要做“支付界亚马逊”本文来自金融时报,原文作者:Richard Waters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念银思唐

旧金山初创公司 Ripple 可以宣称自己创造了最有价值的加密货币之一。它的数字代币,即 XRP,总价值近 300 亿美元,仅次于比特币和以太坊。

不过,在推出 8 年后,Ripple 仍在努力为支撑 XRP 的区块链技术寻找有吸引力的用途,以证明如此高的估值是合理的。如今,为了吸引更多用户,该公司已开始向一个新的方向迈进:试图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的亚马逊(Amazon),利用其平台支持的活动远远超出它原本希望建立的跨境支付系统。

XRP 的流行已经让 Ripple 及其领导者们比大多数初创软件公司富裕得多。自 2017 年初以来,该公司已将其持有的加密货币套现逾 12 亿美元。

此外,该公司仍持有 XRP 总供应量的 55% 左右,按当前价格计算,价值约 160 亿美元,这一巨额光环远远盖过了其基础技术业务。因此,该公司的价值“主要与 XRP 挂钩,同时伴有小型软件业务方面的选择”,一位前高管曾直言。

公司首席执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承认,Ripple 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 “加密宝藏” 的影响。“我们是资本家,我们拥有很多 XRP,”他称,“那么我是否关心整个 XRP 市场?百分百关心。”但他也补充说,该公司的目标是 “通过 XRP 提供大量的实用性”,这可能需要“数年” 的时间来开发使用其区块链技术的应用程序,并进一步证明 XRP 的高价格是合理的。

一场试图战胜银行的战斗

Ripple 最初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更高效、批发的跨境支付系统,但与最初目标银行的合作进展缓慢。

2015 年投资 Ripple 的西班牙银行桑坦德(Santander)最近选择不将 XRP 作为其新国际支付网络的核心——这表明,即便是 Ripple 的一些最强大的支持者也未能发掘其核心技术的用例。该支付网络的首席执行官 Cedric Menager 表示,XRP 还没能在足够多的市场上活跃交易,无法满足桑坦德的需求。他说,该行希望“尽快提供最佳(用户体验),并从一开始就在尽可能多的货币和走廊中运营”。

Ripple 表示,桑坦德仍在支付服务中使用其部分软件,是“我们最大和最重要的客户之一”。该公司还声称,作为其系统核心的 XRP 设施增长迅速,不过该公司没有提供具体数据。其还表示,许多银行正在使用其软件的某些元素。

许多观察人士表示,Ripple 在试图战胜银行方面一直面临着一场艰难的斗争,这些银行已经在当前的技术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并从目前的系统中获益。

TechCrunch 创始人、现处于一家价值 1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的 Michael Arrington 打了个比方:“这就像优步(Uber)试图通过与出租车合作来颠覆出租车行业。”

Garlinghouse 将 XRP 代币是否应作为证券监管的不确定性归咎于美国,并认为这阻碍了更多公司使用 Ripple 的区块链。他和该公司还因出售未注册证券而面临诉讼。

Ripple 随后利用了它的主要资产——加密货币储备——试图吸引更多用户使用其技术,因为它要比银行看得更远。

在跨境支付方面,该公司的重点转向了汇款。在这一领域,客户通过汇款公司发送相对较小金额的汇款却往往面临高额手续费。去年,Ripple 用部分现金购买了 MoneyGram 以及拉丁美洲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so 的股份。该公司表示,这些投资有助于使其技术成为 6 月份美国汇往墨西哥全部汇款的 7% 的核心。

但这种成功只出现在了一个市场,而且是要付出代价的。MoneyGram 的文件显示,今年上半年,Ripple 向其支付了 3100 万美元的“市场开发费”,以鼓励使用 XRP,这笔费用占 Moneygram 营业利润的 60%。

Garlinghouse 为这笔费用进行了辩护,并表示,支付公司利用财政激励手段在其网络上开展活动是一种常见做法。他还称,随着经济活动的回升,对此类付款的需求也有所下降:“如果你看看最近的客户,现在的情况与我们刚开始时的情况已然不同。”

“支付界亚马逊”

Ripple 还拿出了数亿美元来刺激区块链技术的更广泛应用。一年前,该公司表示,它已经通过其 Xpring 基金发放了相当于 5 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大部分是以 XRP 的形式分配的。该基金旨在早期投资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应用程序,从长远来看可能间接地使 Ripple 受益。

其中包括向 Coil 投资 2.6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这家初创公司正在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在线媒体市场,创作者可以直接向消费者销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前 Ripple 首席技术官 Stefan Thomas 称,大部分资金被指定为补助金,以吸引开发者和创作者加入 Coil 市场。

然而,在推出一个博客平台一年之后,Coil 似乎并没有得到多少回报。一位自称 Benny 的德国博客写手自今年年初以来公开披露了自己在这项服务上的收入:吸引读者所收到的微付费加起来只有 15 美元左右。然而,在同一时期,Coil 给了他价值 2250 美元的 XRP 来激励他继续写作。

此后,Ripple 削减了 Xpring 的资金分发,转而尝试生产一些工具,从而提供给开发者创建他们自己的应用程序,以便直接在其区块链上运行。曾在 Facebook 担任过相同职位的 Ethan Beard 目前负责 Ripple 的开发工作。他表示,该公司已经从“写支票转向写代码”。

根据 Garlinghouse 的说法,这项最新的努力——他称之为公司战略的延伸,而不是方向的完全转变——将把 Ripple 变成一个更广泛的区块链平台,就如同亚马逊已经成为一个广泛的电子商务平台一样。

“亚马逊一开始是做书商,只卖书。我们正好从支付开始。”他信心满满,“两年后,你会发现 Ripple 对支付的影响就像亚马逊对图书的影响一样。”

投机者没有放弃

这场赌博与 Garlinghouse 5 年前加入 Ripple 担任首席执行官时的立场截然相反,当时他将业务重心缩小到支付领域。

然而,与亚马逊不同的是,Ripple 的首款应用还没有取得成功,这使得它无法向大量基础活跃用户销售其他服务。此外,它在加密货币世界的声誉也颇具争议性,在那里,它试图与现有的金融体系建立桥梁,但这与许多开发者激进的反建制动机(anti-establishment motivations)相冲突。

“在加密领域,它(Ripple)受到了很多人的憎恨,因为它试图接近银行,”Arrington 解释道。有一个迹象表明,一些最具潜在颠覆性的新应用没有被其平台所吸引。这股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的实验浪潮——即 DeFi——正在被吸引到以太坊区块链上。

尽管 Ripple 正在努力寻找 XPR 的更多用途,但将其作为加密货币市场固定资产的投机者并没有放弃。今年大部分时间,XRP 的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并未赶上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上涨,但随后在 7 月的最后一周飙升了近 50%,创下了冠状病毒危机爆发以来的最高水平。

即使前路漫漫,XRP 最坚定支持者的信心也未能动摇。“毕竟货币可能需要数个世纪才能流行起来,”Coil 的 Thomas 显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星球日报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币快讯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kuaixun.com.cn/26048.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