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币快讯首页
  2. 资讯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曹寅认为目前加密艺术早期还未形成像传统艺术市场那样专业的细分领域,成熟产业链中 SuperRare、KnownOrigin 等平台不会扮演综合角色。

本文来源:加密艺术ArtGee

最近,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兼 Acala Network 顾问曹寅接受了 SuperRare 的采访,分享了关于他在加密艺术品收藏方面的心得。ArtGee 整理如下,让我们先从曹老师喜爱的三件藏品开始: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喜爱藏品 1,saint nazaire,Artist@Robbie Barrat,Edition 1 of 1

这是 Robbie Barrat 在 2019 年进入法国著名艺术学院 San Nazaire Art School 学习和建立工作室之后的,作为职业艺术家的第一份正式发行艺术品。

Robbie 创作这件作品是为了描绘他的个人情感和日常生活,就像他自己对于这件作品的介绍:「finally accepting that not every image has to be a trick new way to use AI or a new answer to some question about digital artifacts. its nice to do both, but its also okay to just make images that are about my life」他的感知使我想起了 「 Flowers 」。Andy Warhol 在 1964 年创作的版画 「 Flowers 」 与他之前所创作的商业化主题截然不同,令人耳目一新,而后被赞誉为波普艺术的经典之作。与 Andy Warhol 的 「 Flowers 」 一样,Robbie 的 「 Saint Nazaire 」 也令人顿觉气象清新。他的 AI 作品涉及广义与抽象的主题,这反映了他艺术创作思想的一个重要变化。

这也是他在 AI 系列艺术品中第一次尝试表达个人感受。「 Saint Nazaire 」 鼓励观众重新思考 AI 在艺术创作中的作用和意义,以及艺术家与 AI 的关系。「 Saint Nazaire 」 是 Robbie 创作生涯的重要里程碑,也是整个 AI 艺术的划时代作品,具有重要的艺术史价值。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Andy Warhol | Flowers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喜爱藏品 2,Green Bottle,Edition 1 of 1

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做自己,这本身就是一种抗争。

「 Green Bottle 」是表达酗酒和音乐选择在形成男性行为方面有很深的影响,引用了 toxic masculinity 有毒男子气概的理念。

乍一看,Osinachi 的作品与另一位非洲肖像艺术家 Amoako Boafo 相似,但不同的是,Osinachi 创造了一种新的视觉语言,不仅是作品非常罕见地使用 office word 和照片拼贴画来创作,更重要的是,抗议和斗争的主题贯穿于他所有的画作中。如果说 19 世纪的艺术重视美学呈现,20 世纪的艺术重视各种复杂性概念的整合,那么新兴艺术时代的集体意识就决定了 21 世纪的当代艺术应是对身份自由的争取。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Amoako Boafo

这种身份抗争贯穿于 Osinachi 的所有作品,他为 LGBT 身份、黑人身份、女性身份和艺术家身份而奋战!他曾说,」 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继续做自己,这本身就是一种抗争。」 没有眼睛的人物是他作品的共性,也象征着集体身份。他的作品重新定义了他自己和他的主题,以帮助观者了解当代尼日利亚的多样性,以及 Osinachi 作为一个多重身份艺术家的困惑与孤独。Osinachi 的艺术作品就像他的小说一样:是表达,记录,展示和让人们接触当代尼日利亚与非洲的新方式。虽然他作品人物都没画眼睛,但好似又为人们开启了一扇窗,他的作品可以让我们透过他的视角看到尼日利亚普通人和 Osinachi 自己的经历。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喜爱藏品 3,So MaNY HEADaCHes,Edition 1 of 1

「 为什么我要一直哭?为什么在镜子里认不出我自己了?我的声音好奇怪 … 我希望我的头不再疼了 」

在浏览 SuperRare 偶然发现这幅作品时,就深深吸引了我。认真看过 SuperRare 中所有 Fewocious 的作品后,我兴奋地告诉我的朋友们,我发掘了一位极有天赋的 17 岁艺术家。Fewocious 开启她的艺术生涯的 16 岁,也是巴斯奎亚开始在纽约街头创作的年龄。

Fewocious 的作品与巴斯奎亚相似,都是极致的表现主义、对鲜明色彩的炙热和狂热的标识呈现、有高强度符号感。她用鲜明的色彩对比,迅捷而尖锐的笔触,扭曲的形状与比例来表达她的强烈情感。头痛是她作品中常见主题,她用碎片化的语言在作品中很好的诠释了内心的感知。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与巴斯奎亚一样,Fewocious 也拥有强大的街头艺术创作基因,但巴斯奎亚的街头元素来自 20 世纪 80 年代纽约的布鲁克林和爵士乐,而 Fewocious 的灵感来自 2020 年拉斯维加斯赌场的炫目装饰和迷人的表演音乐。

与巴斯奎亚动荡的内核不同,Fewocious 仅仅是一位热爱画画的 17 岁小女孩,因此,心形和泪眼是她作品的标志。她喜欢在作品中运用鲜明颜色的同时,也可以在作品中看到各种艺术流派: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立体主义和波普艺术。

SuperRare 问:如何看待加密艺术行业?

在我看来,加密艺术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艺术家少,藏家少,艺术品少,平均竞价低,重点是,它还没有形成像传统艺术市场那样专业的细分领域。像 SuperRare , KnownOrigin 和 MakersPlace 这样的加密艺术品交易市场扮演着策展人 + 拍卖行 + 画廊 + 媒体 & 艺评人甚至艺术品仓库的综合角色。

现在很少有机构和个人能像传统艺术市场那样扮演专业角色,且我认为在未来的成熟产业链中,现在加密艺术平台不可能实现上述全部功能,成为一个万事通没有出路,且在不同的角色之间定有利益冲突。

在未来,我认为有三个加密艺术领域的角色非常关键:

加密艺术品策展人「Curators」,策展艺术品主题列表等以甄选加密艺术藏品。策展人需要以对现加密艺术收藏市场的眼界去发表公开演讲,及独到见解的文章输出,以推动加密艺术产业的发展。同时,策展人也要在加密世界以外造就一定的影响力。

加密艺术品画廊主「Gallerists」,在艺术品的一级市场代表和推广所合作的艺术家,并为艺术家的作品提供展览空间 (在线或线下) 以与藏家促进联系。

加密艺术评论家「Critics」,擅长分析、诠释和评估加密艺术品。他们的评论观点可以引发加密艺术相关话题热议的浪潮,增进公众对加密艺术的认知度。评论家的建议也有助于信赖他们的藏家提高对加密艺术品的鉴赏力,有助于藏家的收藏。

现已有专家和机构在从事相关工作。例如,SuperRare 的 「 editorial 」 版块扮演了非常专业的策展人角色,Kate Vass Gallery 也做了很棒的策展和画廊主的布局,Artonome 是我见过的最棒的 AI 艺术评论家。我预见在未来,加密艺术市场的竞争,会主要取决于上述的这些增值角色。

SuperRare 问:在收藏的加密艺术品之外有何分享?

我的业务是 DeFi 投资及孵化,自 2017 年以来我是中国第一位 DeFi 风险投资者,我还为加密项目提供合规服务。我的团队成员分布在芬兰和中国。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前,有多年金融分析师经验,并出版过几本书籍。

曹寅:加密艺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收藏加密艺术品是因为对艺术的笃爱。在疫情之前,我经常在中国与欧洲之间旅行,同时,最喜爱艺术氛围很棒的柏林。疫情爆发后,寸步难行,因此我转向了在线的加密艺术。

很开心看到有越来越多各流派的艺术品陈列在加密艺术交易平台上,我认为每个加密艺术家都有独到之处。想收集很多作品,但由于资金有限,就只能去甄选收藏其中的一些。

我的收藏还未建立起确切的主题, 但我对以下几个方向很感兴趣:1. AI 生成艺术, 2. 数字表现派, 3. 加密波普, 4. VR.

我欣赏的艺术家们有一些共同点:多学科、不拘一格、概念化和身份辨识。例如,Osinachi 既是画家也是作家,他的作品反映文化、同性恋、女性及有色人种,作品也映射了社会的前沿;Robbie 既是艺术家,也是 AI 科学家,他的作品向大众发出疑问:是什么让艺术家成为艺术家、又是什么让人类成为人类;Bronwyn Lundberg 是一位画家和动画师, 也是一位女权主义艺术家, 她与另一位女权主义艺术家 Sarah Zucker,用动画和 GIF 为弱势群体发声。

SuperRare 问:作为中国藏家的身份可分享一些心得?

我是最早期的中国藏家之一。加密艺术在中国还很小众,我有和几个对加密艺术感兴趣的上海朋友,成立了一个名为 SHANGHAI 的藏家组织。现有 9 人,包括媒体人,艺术家,加密企业家,风险投资人。且有加密艺术爱好者的微信群,现有几百人参与其中。6 月起,我们与区块链媒体合作做相关活动,已邀请到 Hackatao , Coldie , Yura Miron 等艺术家来参加活动。在未来,计划邀请更多的世界主流艺术家到中国社区。

中国的加密艺术爱好者对艺术的鉴赏与收藏还处于萌芽阶段,因此少有人参与竞拍。加密艺术社区的成员大多是年轻人,其中有很多来自 IT 行业,因此缺乏足够的艺术欣赏能力和认知,如果要他们真正开始去收藏,可能需要时间。但自从我们成立了这个小组,越来越多的人联系我,希望了解加密艺术。其中有来自币圈的从业人士,也有一些来自艺术行业。我对中国加密艺术市场的未来非常乐观。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曹寅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币快讯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kuaixun.com.cn/26991.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